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home/of2103/public_html/inc/parserutils.php on line 219

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home/of2103/public_html/inc/parserutils.php on line 222

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home/of2103/public_html/inc/parserutils.php on line 359

Deprecated: Function split() is deprecated in /home/of2103/public_html/inc/auth.php on line 134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home/of2103/public_html/inc/parserutils.php:219) in /home/of2103/public_html/inc/auth.php on line 224

Deprecated: Function split() is deprecated in /home/of2103/public_html/inc/common.php on line 798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home/of2103/public_html/inc/parserutils.php:219) in /home/of2103/public_html/inc/actions.php on line 105
 马共党史研究篇:马共党史研究篇:莱特事件:出卖 []
Warning: date() [function.date]: It is not safe to rely on the system's timezone settings. You are *required* to use the date.timezone setting or the date_default_timezone_set() function. In case you used any of those methods and you are still getting this warning, you most likely misspelled the timezone identifier. We selected 'America/Los_Angeles' for 'PST/-8.0/no DST' instead in /home/of2103/public_html/inc/template.php on line 187

莱特接二连三的出卖

陈平

:laite_2b.jpg“莱特是英国人在东南亚栽培的一名最惊人的间谍,他成为马共的总书记。这个人是一名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者,他甘心情愿为日本人效劳,定期会见日本宪兵高级情报官员大西觉少校,提供有关马共的情报。”

“莱特的主子,日本宪兵特务头子大西觉少校(左二,胸前6号牌子)1947年3月在新加坡维多利亚纪念堂受审,罪名是屠杀华人。大西觉的罪名成立,被判终身监禁。在新加坡坐牢五年后,大西觉被遣送回日本,过后获得释放。”:laite_1b.jpg

九一事件

过了几个星期,莱特发出的中央指示完全没有提到加强党领导层这重要事项。反之,他—再强调必须广泛地组织工人。我们这些在马共最前线活动的人都认为,这指示毫无意义。战争造成马来亚和新加坡的工业生产活动陷于停顿。铁船、矿场和树胶厂都停工,工人都失业。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去组织工人运动。

七月底,我们获知莱特计划在九月间召开十分重要的高级干部会议。时间与地点一时无法知道。马来亚人民抗日军被令派出两名最高级领袖作代表,出席会议。各州州委会获指示派出一名代表。他通常是州委高级成员或州书记。

最后莱特亲自发出开会命令,会议地点订在雪兰莪州黑风洞地区的森林边缘,离开华人称为“石山脚”,马来人称为双溪多“Sungei Dua”的农村不远。日期是1942年9月1日。40名党高级领袖接获出席会议的命令。

与会者全部要武装。雪兰莪游击队派出10人充当会场的警卫。雪州游击队派4名女游击队员负责烧饭煮菜。会场搭了一座亚答棚,让所有与会者住宿。

莱特预定9月1日早上十时左右抵步,出席主要部份的会议。其他同志被命于8月31日下午和晚上举行初步会议。

日军于8月31日午夜过后不久包围会场。双方爆发剧烈枪战,我们的人拼命冲出日军的包围。警卫战土殊死作战,坚持至最后一人。在场的人约半数当场牺牲;日军也伤亡惨重。一名中校、一名少校和一名上尉在交战中被打死。他们的官阶显示日军多麽重视这次黑风洞突袭行动。

这是日治时期日军首次对马来亚人民抗日军展开重大军事攻击行动,使党遭到了灾难性打击。党中央立即指责森美兰州一位代表背叛,才导致这事件的发生。这名代表在赴会途中遭日军逮捕。

美罗会议受挫败

黑风洞事件过后数周,霹雳州州委会接获召开另一次重要会议的指示。莱特也将出席会议。因此,我们自然地认为,脱险逃生的中央委员和党总书记,急于召开另一次会议,讨论遭日军破坏的黑风洞会议未讨论的议题。虽然党是指示州委会负责筹备召开会议,但由于我十分熟悉这个地区,所以筹备会议的重任便落在我身上,由于上次会议保安的疏忽,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失,我决心要为出席这次会议的党领袖提供最严密的保护。

我选择在美罗郊外的树胶园深处开会。代表各州的20多名高级干部和游击队指挥员将出席会议,我采取特别严格的防范措施,代表们需依照十分复杂的程序参加会议。

按照我的安排,最高级的党领导人应分批先后抵步,尤其是总书记莱特、党高级领导人蔡克明、霹雳州州委书记阿南和他的副手。他们四人先到金宝,然后在适当时刻分别被带往会场。其他的与会代表必须通过美罗前往会议地点。我希望,这样的安排能防止保安的漏洞,万一日本人要攻击我们,能够保护我们的高级领袖。

蔡克明约30岁,是中央委员,最受人尊敬的党理论家。按照计划,他乘火车抵达金宝,然后与霹雳州两名党领导人在一个安全藏身处会合。安置好蔡克明之后,莱特才于隔天抵步。

我费尽心机确保严格遵守时间表。在蔡克明预定抵达藏身地点之前不久,日本宪兵突袭该处,逮捕了霹雳州两名高级共产党人。幸亏蔡克明坐的火车误点,较迟开到。蔡克明发觉金宝街上到处是日本宪兵、军队和警察,最后他与当地一名同情者取得联系,后者告诉他日军的逮捕行动。蔡克明快速离开金宝,到黑风洞地区甘津(Kanching) 一个华人农村躲藏。这是一个我们的势力很强的地区。在九月的黑风洞会议时,蔡克明平安冲出日本人的包围。这一回他又差点落人日本人手中。如果被捕,他肯定会在金宝被处决。 开会计划全部取消。莱特未遇到危险,其他代表也设法安全分散、日本人再度挫败我们要召开讨论重要政策的会议,更多疑问无从解答。霹雳州的情况尤为严重,州内两名最高领袖被捕,遭到日本宪兵严刑拷打。党州委书记阿南最后遭处决。他的副手变节,替日本人效劳。

日本人要消灭党的理论家蔡克明

显然, 日本人的目标是要在美罗会议之前或期间消灭党理论家蔡克明。在除掉蔡克明的同时,他们也想除掉另一批党领袖。

在日本统治初期, 日本宪兵针对马来亚共产党展开一系列的突袭、逮捕、酷刑和处决。在分析这些事件时,没有人及早怀疑总书汜莱特这个人,颇不寻常。我们很自然地只想到可能是其他人背叛。

事后看问题当然比当时要容易。

第二号人物黄诚遭处决 马共中央被摧毁

黄诚是仅次于莱特的马共第二号人物。他很早就遭日本宪兵逮捕和处决,严重打击我们的抗日运动。当时我们还不知道,黄诚遭处决标志著日本宪兵的枪口已瞄准我们,准备有系统地摧毁设在新加坡的马共中央领导层。两个月后,日本人对新加坡的马共组织展开更多扫荡行动,全党上下深受冲击。接著,发生黑风洞大灾难。事后死里逃生的同志却深感庆幸,因为我们的总书记逃过一劫。我们被告知,他在赴会途中汽车抛锚。

我们一直忠心耿耿地支持党中央拥有绝对控制权,看来令人难以置信。对所有事务,中央委员会有最后决定权。中央拥有绝对的权力。为著组织安全的需要,我们完全接受。我们也欣然同意绝对保密,严格执行隔离各个党组织,互不知道对方的事。这是为了要保护党,实际上却变成掩护莱特。

在我们知道真相之前,许多优秀的革命战士牺牲了。真相是这样:

事情真相:莱特出卖

1942年3月26日,新加坡沦陷后一个月又11天, 日本宪兵扣留了一位像是华族的男子,名叫黄绍东。逮捕黄绍东的日本宪兵军官大西觉 ( Satorou Onishi ) 少校在英军投降后,负责新加坡的“大检证”行动,追捕华人抗日份子。41岁的大西觉少校是一位老练的日本宪兵,有18年的经验。他曾为中国伪满洲服务,日军侵马之后,他被调来马来亚。

受拷问时.黄绍东首先承认他是马共中央委员。接著他宣称自己的真名是黄金玉。进一步受拷问,他承认他确确实实是马共总书记,马新两地的马共活动都在他的指挥下。因此,他可以向日本人提供难得的服务。经过—番谈判后,该名老奸巨滑的日本宪兵大西觉和黄绍东,又名莱特,达成交易。

大两觉少校立即发出扣留令,囚禁莱特一个多月。他同时发出指示,必须善待这名囚犯。莱特于四月底获释放,便迫不及待地履行他的承诺。他向日本宪兵透露马共新加坡市委的成员,让日军有一份黑名单。每两周,他必须直接向大西觉少校作一次报告。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定时为日本人提供柔佛、森美兰、马六甲和雪兰莪州的马共活动情报。在马共召开黑风洞会议前夕,莱特向大西觉提供会议地点、时间和与会代表的详尽情报。接获情报后, 日本宪兵官员乔装成休假的日本正规军人,在吉隆坡的舞女的陪伴下,到黑风洞地区喝酒,寻欢作乐。但他们时刻监视著出入预定会场地点的人士。8月31日晚, 日军已全部准备就绪。9月1日凌晨时分,他们开始围攻。

大西觉少校后来被英国的战争罪行法庭判决终身监禁。这位日本宪兵这样描述他的这个珍贵的俘获物: “首先,他想保住自己的命,即使出卖他的同志也在所不惜。其次,他想通过与我合作,以达到保住他在党内的地位,并进一步实现他的野心。他所出卖的人显然是那些能威胁到他在党内的地位与权威的人。现在我知道,有好些事情他不让我知晓。”

莱特是个既恶毒又神秘的人物。多年来,情报界人员和史学家为解开有关他的阴谋诡汁和谜团,费尽心机。今天,我是唯一仍然在世的人,能够提供有关这个人的冷酷无情的真相。

在日军占领马来亚的最初几个月,局面混乱,我们的交通线受日本人切断。马来半岛各地的党组织几乎都与新加坡失去联系。莱特在新加坡搞出卖活动。事实上,莱特与日本宪兵勾结,有系统地使党中央领导层瓦解,结果只剩下莱特一人在演独脚戏。

我们花了七年的时间才看清了神话与谎言背后的事实,而在那之前,我们的队伍已遭到巨大的破坏。然而,最终他罪有应得地遭人唾弃。我的责任是确保他有这样的下场。

枪口下的审查 会见蔡克明

日本宪兵在金宝的突袭行动,除掉了我们的州书记和他的副手。因此,在没有更好人选情况下,我于19岁便成为马共霹雳州代书记。由于担心与党领导组织失去联系,我认为必须设法与党中央重建联系。我相信党中央还在运作。为此,我派—名交通员南下吉隆坡,与仍然躲藏在甘津村的蔡克明接触。不久,我南下吉隆坡会见蔡克明。这是我第一次到吉隆坡。

我在甘津一间脚踏车修理店的后房等候蔡克明。两名警卫员进来,我以为他们是前来护送我到蔡克明藏身之处。在我明白出了什麽事之前,我看到枪口已对准我,他们愤怒地命令我举起双手。一名警卫员以枪指著我,离我的额头仅数寸,另一人进行搜身。我被解除武装。搜查完毕,他们开始盘问我。其中一人问我为什麽还活著!不久我就明白原来他们怀疑我出卖,造成金宝那场灾难。他们认为,如果我没有与日本宪兵合作,出卖金宝会议的话,当时我一定被捕,并早巳被处决。我申辩我是无辜的,我有力的辩护说服了他们。最后他们命令我在脚车店里等,就离开了。

约一小时后,他们回来带我去见蔡克明。蔡克明在一间村屋内等我,到那里只需步行20分钟。我进入屋内的前房,蔡克明微笑地走前来,伸手问候我。他为他的警卫员以不寻常的方式迎接我向我道歉。他解释道,因为警方加紧追捕马共份子,所以他不得不要这麽做。接著他很快地转入正题,讨论党的事务。

中央会议只有三人出席

他透露,数周前,在1943年3月最后数天,莱特从新加坡来甘津,临时在那里召开中央委员会会议。只有莱特、蔡克明和小平三人出席这次会议。马共高级领导人小平与党首领莱特的关系密切。军事司令阿仲无法离开关丹前来开会,其他有资格出席会议的人,不是已在黑风洞事件中遭杀害或已遭处决,就是被关在狱中。去年5月到我们那里出席朱毛会议的中央代表小忠已在黑风洞事件中遭杀害。

尽管多人未能出席,会议照旧举行,并正式通过一份称为《九大纲领》的文件,定下党的抗日行动纲领。蔡克明交一份给我。

蔡克明被出卖

蔡克明同意为重建党中央与霹雳州马共的联系而努力。我带著这份纲领回到金宝。不久,莱特传召蔡克明返回新加坡。这位党高级理论家回新加坡之后,便神秘失踪。蔡克明在黄诚遭杀害后,已成为极有可能出任马共领袖职位的人选。多年之后,我才发现蔡克明遭遇的真相。莱特出卖了他,当他到新加坡爱同小学会见莱特时,遭日本宪兵逮捕。过后, 日本人处决了蔡克明。

实际上,当时党中央只剩下莱特和彭亨州老同志阿忠两人。阿忠远离中央所在地,未能真正履行他身为党中委的职务。因此党中央已完全操在莱特一个人手中。

霹雳州委领导小平也被出卖

我回到金宝还不到两周,小平便从雪兰莪到来,宣称莱特派他来接管霹雳州州委会领导权。我是在抗敌后援会的时期认识小平。他一度是在怡保一家印务局工作。小平年约三十岁出头。他要我为他安排住处。我很快地就安顿他与他妻子住在双溪古月附近的一间屋子。他们在那里住不久。还不到两周,小平突然告诉我,莱特传召他到新加坡会见他。他坐火车路经吉隆坡南下,在雪州某处,日本宪兵登上火车,逮捕了小平。

后来我们经过调查才发现,原来是莱特向日本宪兵提供小平坐火车南下的详细情报。负责逮捕行动的日本军官不认识这位刚上任的霹雳州马共首领,便召来一名落在他们手中,受过酷刑的前马共交通员。由他指认出小平,并秘密通知日本宪兵,当时火车继续从吉隆坡南下。

抓了人, 日本宪兵把囚犯双手绑在背后,带他到吉隆坡的宪兵总部,直接交给宪兵司令。宪兵司令还未开始盘问,小平便望著他说道: “你们要我与你们合作吗?”这名日本高级官员立即解开这位共产党人的双手,邀他去喝茶。通过当时我们在日本人中间安插的—名双重间谍,我们知道这件事的过程。

雪州马共领导机警脱险

小平的第一项“贡献”是首先向日本人提供雪州州委会办事处地点的情报。马共雪州总部当时是设在吉隆坡市郊外的农村地区。小平被捕的隔天, 日本宪兵便做好部署,准备突袭有关地点,那是在一片木薯芭边的一间亚答屋。三名雪州马共领导正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开会。日本人打算穿过木薯芭,扑向这间小屋。但他们发出吵杂声,惊动了屋里的人。他们立即冲出屋外,钻人屋旁另一边的茅草芭,逃之天天。他们已知道小平被捕,但没想到小平会出卖他们? 小平在思想上是位很坚强的人,体格又强壮。黑风洞事件时,他带头冲出日军的重重包围。他死里逃生,还带领一批领导干部安然脱险。他们是唯一丝毫未受伤,又安然脱险的一批人。

获释后,小平回到党组织。当时党有—份消灭严重叛党分子的追杀名单。这些人全部要被干掉,但小平的名字从未列入名单内。的确,党组织对小平的案件态度不坚决,没有断然行动。在那个战争时期,党内有条十分有趣的惯例。党组织接受,在日本宪兵的严刑拷打之下,人承受痛苦有一定的限度。有鉴于此,被捕同志在严刑拷打下屈服,但他又回来找党组织,报告他被捕后的详细情况,基本上他可获得宽恕。当然,他们返回组织是有条件的。首先他必须向我们提供有关敌人的有价值情报。此外,他们必须尽力去追拿和杀死一名高级叛徒。虽然获得宽恕,但他们被禁止再成为正式党员。从此,他们只被视为支持者,不能再接触党内部的机密。

小平的案件颇为奇特。他自愿与日本人合作,免受酷刑拷打。然而他带回宝贵的情报,这可减轻他的罪状。他说,他尽力去遵照党的规定,想要杀死一名高级叛徒,但他没有机会下手。对此,他表示道歉。他带回一把日本人给他的手枪。日本人想用他当双重间谍。受党盘问时,小平从容地承认他向日本人供出雪州委会办事处的地点。问他为何要出卖,供出总部地点,小平的回答惊醒了我们,从而汲取了宝贵的教训。一向来,我们有一项大家遵守的紧急应变措施,每当马共党员被捕,并有向敌人屈服的风险时,最靠近的党大本营必须立即迁移。小平这样为自己辩护道:你我都知道,我被捕了,党条例规定总部必须立即搬迁。我只是以为你们会遵守党的紧急应变条例。为什麽你们没有采取所需的搬迁行动?

雪州总部搬进麻疯病院

小平这番话提醒我们必须重新检讨我们的紧急应变安排。我们的总部也因此迁移到日治时期最安全的地点。幸好,马共在雪州的影响力强,尤其是双溪毛糯地区。我记不起是谁想出的办法,把州总部搬进双溪毛糯麻疯病院内,不过这是在小平受盘问过后不久的事。这可能是我们的同志作出的最明智选择。他们做得很好,渗透了麻疯病院的职员,因此我们能用两间院方供职员居住的独立式小洋楼。这成为我们的外I委会办事处。情况需要时,我们的人甚至在那里住下。过后,雪州党州委会 就一直藏身于几百名麻疯病人当中,指挥活动,从未受到干扰。所有日本官兵都怕 进入这个麻疯病人地区。日本警察与军队都要与这地点保持—个安全的距离。

与莱特见面

小平被捕后不久,莱特于1943年6月决定直接见我。我依照安排,先到甘津村与一位女交通员联系,然后由她带我去见党最高领袖。她带我走了一个小时的路程,抵达——间菜农的亚答屋。按指示,我在菜园屋里过夜,因为莱特要在明天才见我。屋前有一片平坦的菜园,背后山丘上有一间双层的大洋楼,从那里居高临下可 望到南北主干公路。四周的山林地区就是“邓普勒国家公园”。

隔天,女交通员前来带我到山顶那间洋楼。我比莱特先抵步。莱特约定于十时准时驾车抵达。当时我以为他是住在一位有钱的华人商人家里。过后我才知道,实际上他是住在吉隆坡的哥梨城酒店(Coliseum Hotel)。每次他到首都,通常都是住在那里。出于安全理由,我不准看到他的汽车,也不可知道他的车停在何处。女交通员出去接党领袖时,我与他的女秘书在洋楼里等。客厅中央摆著一张大桌子和三张椅子。女交通员带领莱特进来,为我们作了介绍之后就离开。只有莱特、他的秘书和我三人在开会。我们是用华语交谈。

我发觉,这位总书记的华语有很重的越南腔。显然莱特不是华人,长得不 像华人,口音也;不像华人。对我来说,他像一位欧亚混种人。他的肤色黝黑, 身材不高,不到1.65米。看来他有病在身,一瞬间,我想起了大约在三年前的 一场“资助莱特运动”,当时我为协助莱特治病筹到了50元。

会议开始,我首先汇报了党在整个霹雳州的活动情况。我的报告仅限于小平离开后所发生的事件。小平南下,结果不幸被捕。我对小平遭日本宪兵逮捕的详情了解得不多,只把我所知道的一些情况作了报告。会议进行了两天,每天分两阶段举行,中间是午餐休息。会议必须在下午5时之前结束,让莱特可返回吉隆坡,因为日军在夜间实施宵禁。

我汇报完毕后,莱特便详细地为我分析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我必须承认,他滔滔不绝的谈话,对国际事务的知识丰富,了解深入,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因此,会后离开时,我庆幸党有一位很有能力的领导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是何其荒谬。

被委为霹雳州党书记

会后约四、五个星期,莱特正式委任我为霹雳州党书记。委任状是通过秘密组织的地下交通管道传来。此后,莱特与我之间建立了双程通讯管道,我们以罗马化华文通讯。但是他的信件中经常有些内容我很难明白。后来,我到了越南,并学会一点越南话,我才知道原来莱特给我的信中经常掺杂罗马化的越南文。

当时我认为,第一次与莱特会面非常成功。他很满意霹雳州党的发展,称赞我作为代党州领导在困难时期处理党务的能力。这次会面令我确信,我可以有一定程度的独立自主。当然我也决心要跟随党的指示,不过我觉得莱特的谈话,是清楚向我表示,作为前线人物,我应自己主动展开工作。

此外,我觉得,在我与党领袖会商之后,一些政治僵局会获得解决,看来这并不是过高的奢望。不久中央可能发出指示,促使大家作好准备,争取实现我们的最终目标,建立一个独立的马来亚民主共和国。

返回霹雳后,我每天面对许多问题,不久前敌人的逮捕行动使州党委会困难重重,我必须加以处理。在我必须优先处理的事务当中,以为霹雳州党筹募活动经费最为迫切。到泰南进行走私白米活动是我们在推动的一项重要计划。

走私白米筹募活动经费

我们从实兆远派一个代表前往泰南的董里市(Trang)。很快地,我们的人获得了当地泰共的信任,不久就有机会见到泰共总书记李启新,化名“老黑”。

双方建立了联系后,老黑于是写信给马共总书记,表示为著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事业,希望莱特协助,使两个邻国的共产党建立起紧密的工作关系。我们的人亲自携带这封信回到实兆远,交给地方党委,最后信送到我的办公桌。我没有打开信,于隔天在离美罗八英哩的乡村会见莱特时,亲自把信交给收信人。

莱特拆开信,茫然看了一遍,就把信交回给我。他说: “你自己读。”我觉得他这样大方,颇不寻常。通常大多数事情他都保守秘密,尤其是来自兄弟党的信。老黑已成为本区域共产党人中的一位传奇人物。他出生于海南岛,年轻时移居新加坡,在那里加入马来亚共产党。1932年,他已被委为在新加坡的马共总书记的私人助理,同时也是共青团领导人。同年,新加坡警方逮捕老黑,并把他驱逐出境。到了香港,他与当地的共产党取得了联系。几个月后,他被派到曼谷工作,最后他成为泰国共产党的最高领袖。

在给莱特的信中,老黑提到在他被逐离新加坡之前,他实际上从未听过党内人士提过莱特的名字。然而过后其他人告诉他,我们这位领导人对马来亚的共产主义运动作出很大的贡献。老黑是在香港遭遇到新加坡驱逐出境的前马共中央委员,从他们那儿获得这些消息。

读完信,我将信还给莱特。接著他所说的话露出了马脚。莱特夸张地说道:“这个老黑,是个好人。我认识他已多年。”

马共总书记竟然看不懂华文!

如果他看懂华文,他一定知道老黑明明是写信给一位他未曾相识的人。我决定将这件小事深藏心中。反之,我继续向莱特报告白米走私活动取得的进展。我预测,走私米的活动将让我们赚大钱,对党的财政会有重大影响。

莱特对老黑的信所作出的反应,也对党产生很大的影响……但那是很久以后的事。

(取材自《陈平:我方的历史》)

 

Warning: date() [function.date]: It is not safe to rely on the system's timezone settings. You are *required* to use the date.timezone setting or the date_default_timezone_set() function. In case you used any of those methods and you are still getting this warning, you most likely misspelled the timezone identifier. We selected 'America/Los_Angeles' for 'PST/-8.0/no DST' instead in /home/of2103/public_html/inc/template.php on line 634
马共党史研究篇/马共党史研究篇:莱特事件:出卖.txt · 上一次变更: 2007/10/03 22:24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